首页 游戏资讯 贪官装清廉:坐拥36套房还要租房住,坐拥36套房官员自称租房度日

贪官装清廉:坐拥36套房还要租房住,坐拥36套房官员自称租房度日

9月22日,在“廉洁四川”微信公众号推出的《“案”理说》栏目中,绵阳市纪委监委披露了绵阳富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张军收受财物的内幕。为彻底揭开谜团,专案组对张军开展“走读式”谈…

9月22日,在“廉洁四川”微信公众号推出的《“案”理说》栏目中,绵阳市纪委监委披露了绵阳富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张军收受财物的内幕。为彻底揭开谜团,专案组对张军开展“走读式”谈话。调查查明,张军利用职务便利,在多个方面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并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900余万元。经审查调查,仅仅在接受“走读式”谈话期间,张军仍然不收手不收敛,收受他人所送财物共计30余万元。2021年11月,因犯受贿罪、贪污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他因坐拥36套房产而被称为“房叔”。

贪官装清廉:坐拥36套房还要租房住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跟随小编一起看看吧。

9月22日,在“廉洁四川”微信公众号推出的《“案”理说》栏目中,绵阳市纪委监委披露了绵阳富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张军收受财物的内幕。

一个看上去“两袖清风”的国企原董事长,却被网帖曝光住着高档别墅,妻子的私家车是一辆保时捷越野汽车。真相究竟是怎样的?

收受900余万财物,名下无车、无房、无存款?

2019年12月,一篇名为《绵阳国企董事长被指公车私用,妻子开保时捷骄横胜过“重庆姐”》的帖文在网上发酵,四川绵阳富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张军意外成为“网红”。

张军,男,1977年9月生,曾任绵阳市涪城区国库支付中心副主任、绵阳富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董事长等职。绵阳市纪委监委提到,从查证的资料来看,张军名下无车、无房、无存款,看上去是“两袖清风”。但网络曝光的帖文里却称,张军住着高档别墅,其妻子的私家车是一辆保时捷越野汽车。

为彻底揭开谜团,专案组对张军开展“走读式”谈话。“走读式”谈话要求谈话对象在工作时间内到指定地点接受谈话,原本是保障谈话对象权益、开展监督执纪的常规举措。然而,在张军眼中,“走读式”谈话只不过是“例行公事”,每天按时“打卡”就好。白天的张军“心悦诚服”地接受谈话,向组织说明自己的问题;晚上的张军却又生龙活虎地出现在各个应酬场合,和相关商人老板谈笑风生。

与张军交往的众多老板中,贺某与张军的交往最为密切,“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2013年至2018年期间,在张军“悉心”关照下,贺某累计承揽了富诚公司旗下7000余万元的工程项目,赚得盆满钵满。

像贺某一样,一群“寄生”在张军身上的“亲兄弟”,就这样一点一点蚕食着他,最终将其拉入腐败的深渊。调查查明,张军利用职务便利,在多个方面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并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900余万元。

收受了这么多财物,张军为什么还会无车、无房、无存款?绵阳市纪委监委介绍,原来,为了规避组织调查,张军对此早有安排。他将收受的财物分别交于其同学刘某和“亲兄弟”贺某代为保管。网络曝光其所居住的别墅与保时捷汽车均为其妻子婚前财产,汽车为贷款购买,张军支付了十几万元的尾款。借着一副无车、无房、无存款的“面具”,营造出遵纪守法的假象,看似毫无破绽,实则是自欺欺人,经不起任何查证。

经审查调查,仅仅在接受“走读式”谈话期间,张军仍然不收手不收敛,收受他人所送财物共计30余万元。

2020年9月,张军因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构成职务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2021年11月,因犯受贿罪、贪污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

表演“两袖清风”的贪官们

像张军这样装穷的贪官并不罕见。就在上个月,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题为《“装”清廉纯属自欺欺人》的评论文章,点名同样来自四川绵阳的游仙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原局长邓剑。

据四川省纪委监委披露,邓剑屋里的家具电器全是旧的,房子的墙都是刷粉水;女儿准备考研究生,还是在昏暗的灯光下学习,连白炽灯都不开。而实际上,邓剑早已购置并装修了一套新房,房内摆满了名酒。为了不引人注目,他不敢将这套新房的存在告诉别人,甚至连妻女都没有入住。

办案人员介绍,每次和妻女吃完晚饭,邓剑便独自回到装修豪华的新房去了。截至案发,邓剑受贿所得大多数没有使用,而是存着准备退休后再旅游。

立“节俭”人设最著名的恐怕要数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在人们印象中,魏鹏远一直都很低调,不仅穿着朴素,而且每天都是骑着一辆折叠自行车上下班。谁会想到,这是一个家藏2亿元现金、烧坏4台点钞机的贪官。

东窗事发后才知道,原来魏鹏远还有一辆奥迪车,但他从来都不停放在单位,而是到了一定地点就下车,从后备箱拿出折叠自行车骑着上班。在魏鹏远奥迪车的后备箱里,侦查员发现里面装有2万欧元和30万人民币。这些现金只是魏鹏远随手放在车里的,专案组在前期侦查中发现,魏鹏远在北京富力城有一套房产,但始终没有住人。

装穷的贪官还有内蒙古自治区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办公室原主任、内蒙古自治区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原副主任文民。他因坐拥36套房产而被称为“房叔”。2019年初,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发《报告个人事项,这些错千万别犯》,文中提到,文民不如实填报个人事项,平时以清廉示人,私底下却贪婪成性,拥有房产30多套,对外却谎称自己没有房产,租房子住。

后经核实,文民实际拥有房产36套,分布于海南、珠海、青岛、威海、包头、澳大利亚等地。其中,其在包头任职时购买19套,在阿拉善盟任职时购买5套,在自治区任职时购买12套,购房支出3700余万元。上述房产无一在其名下,均是亲属或朋友代持。此外,文民还出售房产14套,获利近千万元。上述50套房产中,40套房产是用非法收入购买。此外,文民出租房产还非法获利600多万元。

最终,文民因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隐瞒境外存款罪、滥用职权罪,被判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罚金180万元。

落马的广西贺州市政协原副主席毛绍烈也很善于“装穷”。在领导、同事和朋友、亲属面前,毛绍烈从不“露富”。他不抽烟不喝酒,平时衣着非常朴素,所穿的衣服大多是旧的。

据办案人员介绍,毛绍烈往往把别人赠送或新买的西装放在衣柜里,挑陈旧便宜的衣服外出。一名在同一栋大楼上班的领导干部说,夏天常见毛绍烈穿一双塑料凉鞋,很难看出领导“范儿”,“他的皮带太旧了,表面都裂成四五节”。

实际上,他一边身穿朴素旧衣,一边受贿敛财千万;一边重抓廉政建设,一边借干部升迁大收红包。一路受贿、一路伪装、一路提拔,系列违法乱纪行为持续长达16年之久。

2015年4月初,毛绍烈一审获刑17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300万元。

被指营造朴素假象的还有云南省教育厅原副厅长朱华山,早在2006年,朱华山就购买了一套别墅;2007年收受他人价值50万元的奥迪轿车一辆;2009年朱华山以借为名向他人索取300万元购买高档住房一套;2011年,收受他人所送一套480多平方米的别墅;2015年,又出资400余万元购买别墅一套并斥巨资豪华装修……但他长期居住在昆明理工大学的集资房里,别墅只是偶尔住一住。

让“装”清廉的“两面人”无戏可演

像张军、邓剑、魏鹏远、文民这样假装清廉的贪官,其实就是彻头彻尾的“两面人”。

曾在舆论场引发高度关注的“严书记”——广安市委原副书记严春风就被纪委直指“两面人”,“双开”通报称其“对党不忠诚,不老实。表面对党忠诚,积极上进,背后违规逾矩,权欲熏心;表面洁身自好,作风正派,实则道貌岸然,腐化堕落;表面清正廉洁,两袖清风,内里贪欲膨胀,唯利是图,大搞权钱交易,向管理服务对象借钱买房、炒股,并由他人代持,欺瞒组织,是典型的两面派、两面人。”

识别“两面人”,需听其言而观其行。这个“行”,既要看日常行为,也要看重大事件、关键时刻的表现;不仅看衣着打扮,更应从政治标准的高度,长时间、经常性、近距离、多层次地深入考察了解干部。

识别“两面人”,还需闻其誉而察其品格。考察干部要深入基层,通过群众评价、百姓口碑了解干部的作风好不好、实不实。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51条规定,对党不忠诚不老实,表里不一,阳奉阴违,欺上瞒下,搞两面派,做两面人,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认为,把“两面人”纳入党纪处分条款意义重大。一方面让惩治“两面人”于规有据,提升了惩治的权威性,表明中央对“两面人”零容忍的态度;另一方面,有利于发挥党纪的利剑作用,着力铲除“两面人”滋生蔓延的土壤。

中国纪检监察报文章称,清正廉洁,是共产党员的政治本色。把清廉当做障眼法,只能是遮蔽自己,掩耳盗铃。不以清廉为追求、却把清廉当“人设”的干部,结果只能是失去了共产党员的本色,玷污了为官从政的底色,身败名裂,一无所有。这些像变色龙一样的从政“智慧”,搞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变脸”戏法,无异于皇帝新装般的自欺欺人,只能是走向悔之莫及的不归路。

来源:人民日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中国纪检监察报、廉洁四川、澎湃新闻、检察日报、环球网

栏目主编:刘璐 文字编辑:房颖 题图来源:上观题图

来源:作者:上官河

贪官装清廉:坐拥36套房还要租房住相关阅读:

嗜房成牢!坐拥36套房却谎称无房,要靠租房度日?正厅级“房叔”被判18年

每经编辑:王鑫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7月30日消息,近日,内蒙古自治区国防科工办原主任、经信委原副主任文民因犯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隐瞒境外存款罪、滥用职权罪,一审获刑18年。在其诸多违纪违法事实中,最引人关注的是他坐拥36套房产,却对外谎称无房,靠租房度日。

贪官装清廉:坐拥36套房还要租房住,坐拥36套房官员自称租房度日

贪官装清廉:坐拥36套房还要租房住,坐拥36套房官员自称租房度日

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专案组工作人员在研判文民案情。石继芳 摄

贪官装清廉:坐拥36套房还要租房住,坐拥36套房官员自称租房度日

面对组织审查调查,文民逐渐交代违纪违法事实,流下悔恨的泪水。刘东亮 摄(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供图)

在大多数中国人看来,房子和家关联颇深,有了房子,才有了一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家。然而,在少数领导干部眼中,房产却因其价值高、易升值、可变现,异化成了敛财谋私的工具。

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反腐力度不断加大,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坚持有腐必反、有贪必肃,各种“房哥”“房姐”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然而,仍有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开始打起“歪脑筋”,挖空心思搜罗、隐匿房产。

藏匿房产之多,令办案人员瞠目结舌

“有时一天查出一套,有时两天查出一套。”文民藏匿房产之多,令负责该案的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印象深刻。

文民案源于一条举报线索。2017年,内蒙古自治区纪委接到群众反映,文民在任自治区发改委副主任期间,为鄂尔多斯一家企业申报项目提供特殊关照,收受巨额贿赂。经过初核发现,该企业存在弄虚作假、伪造环评材料等问题,且与文民往来密切,企业负责人主动交代向文民行贿30万元。

由此延伸,两大疑点浮出水面。“一是其家庭主要关系人资金流水异常,数额特别巨大,与家庭收入明显不符;二是发现大量房产,虽然在他家人名下并不多,但在其小姨子、连襟等亲属名下则多达十几套。”办案人员回忆。

当时,初核人员还掌握了一个情况。文民曾担任阿拉善盟盟委委员、副盟长,其间分管某部门工作。当年,该部门为解决职工住房问题,兴建了一批集资房。文民也要了一套,房款却长期拖欠,不仅如此,他还让该部门花费十几万元装修了一番。最终,这套房被他“空手套白狼”脱手出售,净赚82万元。

2018年6月28日,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对文民立案审查调查。此后,随着专案组深挖细查,加上文民自己的供述,陆续发现其拥有大量房产,分布于北京、海南、珠海、青岛、威海、包头、呼和浩特及澳大利亚等地。经核实,文民实际拥有房产36套,其中,在包头任职时购买19套,在阿拉善盟任职时购买5套,在自治区发改委等任职时购买12套,购房支出3700余万元。

在他的几十套房产中,除了少部分来自直接索要外,大部分房产都有一个共性特点,那就是“利用其职权通过他人运作,低买高卖获利,中间还掺杂着索要、放贷、顶账、更换、装修、他人代付款等问题,调查难、取证更难”。办案人员举例,文民调到呼和浩特后,也动了买房子的念头,但他当时在自治区发改委任职,对当地的房地产商“无力制约”,就找门路通过其他领导从中协调,以低价买房。

文民曾看上一处高层住宅,通过上述手段运作,拿到了每平方米6000元的内部价。等到定好房后,他又要求直接调换成市价每平方米9000元的洋房。更有甚者,即便他不分管这个单位,只要听说有相对便宜的集资房,就要动用各种关系“凑一脚”。

据办案人员介绍,文民之所以热衷于房产“置业”,与他的工作经历不无关系。由于他曾在发改系统长期从事经济工作,对相关政策、房地产走势颇有研究,所以很早就开始买房。“在投资上他有眼光、获利颇丰,但是不要忘记,他所投入的原始资本,却是来自于违纪违法所得。”

经查,文民自1995年担任包头市白云鄂博矿区区委副书记、区长期间,从利用职权索要矿区地税局职工福利房开始,便走上了贪腐之路,直至2018年落马,时间跨度长达23年。

正是凭借着“辗转腾挪、低买高卖”的手段,文民先后出售房产14套,获利近千万元。此外,他还借由出租房产非法获利600多万元。

买的房子越多,被套得越深

办案人员介绍:“几十套房产无一在文民名下,均由亲属或朋友代持。”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后期文民对于买房投资几乎陷入狂热,身边实在找不到可以代持的人,他就索性交给了一位相识的售楼人员。

“老实说,像连襟、小姨子这些亲属代持房产,查起来还相对容易,像售楼人员这种没什么关联的人,的确很难发现。”办案人员表示,起初只是发现文民去过这套房子、交过水电费,调取相关资料却发现签名并非他本人,而是这家开发商的一位售楼人员。经过反复调查核实,他们两人间并无特殊关系,也没有支付报酬,只是“熟人间帮个忙”。

不仅如此,为了避免在房产交易登记系统留下痕迹,文民的大部分房产都没有办理产权证,甚至连网签手续都没有。开发商对此也颇感意外:“这个房主怎么交钱签完合同后,就再也不出现了?催他办手续也不来。”只有到了准备出售时,他才会配合买家办理相应的手续。此外,考虑到女儿在澳大利亚留学,他还特意通过地下钱庄转出去一笔资金,在墨尔本购置了一套房。

“私欲膨胀、贪索成性”,是专案组对文民的判断之一。除了热衷房产投资,搜罗奇石也是他的一大爱好。名义上是收藏,实际上无非是借机敛财或附庸风雅而已。只要在下属办公室看中了哪块石头,他基本就是直接搬走。房子也就成了安置奇石的仓库。

办案人员在文民家中惊讶地发现,未穿过的高档西服、衬衣、裤子、鞋各有数百件之多,鞋就几乎装了一车库。“他就是‘抠’,到哪里都爱索取,遇到一些需要去下面盟市出差公干的情况,就故意不带西服、衬衣,等着人家给‘安排’。十几年下来,就慢慢攒了这么多。”

“对抗组织、心存侥幸”,则是他给专案组留下的另一个深刻印象。早在正式立案前,文民就主动登门,表示想向组织说明问题,但始终避重就轻。他深知自己的资金资产见不得光,也无法隐瞒,就统统推到自己八十多岁的老父亲身上。

在审查调查前期,文民将房产证、购房合同、金条、首饰、手表、石头、服装等财物转移到北京、呼和浩特、包头等15个地方存放。到案后,他则表现出两面派的行事作风,表面上积极配合组织、既诚恳又委屈,但在交代实质问题上,却极力闪躲回避,全靠办案人员一点点“挤牙膏”,“抠”出一星半点线索。

文民不断倒腾房产的初衷,原本是想借助自己的眼光和市场判断,通过不动产置业让资产保值增值,等到退休后再设法变现。正因如此,他并没有急于挥霍、沉湎于物质享受,其在被查后忍不住忏悔:“收了那么多石头,也只是绊脚石;买了那么多房子,自己也被套进了房子里。”

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未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

今年3月20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副书记、行长孙德顺被开除党籍、取消待遇,通报透露其“违规向贷款客户借用房产”;6月9日,恒丰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蔡国华出庭受审,涉案金额高达103亿元,被控曾向某公司索要位于香港太平山顶的一套别墅,折合4.74亿余元;近期获刑的黑龙江省贸促会原党组书记、会长王敬先,曾收受下属斥资2702.5万元为其子购置的一套北京房产……

这些房产,或明着索取,或暗地收受,和文民的那几十套房产有一个共同点,即都未按规定如实申报。

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一直被视作检验对党忠诚的试金石。2017年,中办国办印发新修订的《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规定》,第四条对于房产事项特别强调,“已登记的房产,面积以不动产权证、房屋所有权证记载的为准,未登记的房产,面积以经备案的房屋买卖合同记载的为准。”实际填报中,一些部门还特别提示填报人,“已进行网签或已签订购房合同,但暂未取得房产证的房产应填报。”

据办案人员回忆,“文民每年填报《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表》时都不如实填写,仅填报三四套房产蒙混过关,用以规避组织监督。”基于此,最终认定的违纪事实包括“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没有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

北京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表示,透过文民案可以发现,少数领导干部并没有如实向组织报告自己拥有房产或其他固定资产的情况,“因为来路不正,所以他们既不敢、也不想。”

在庄德水看来,不能把个人有关事项报告理解为一项单一制度,而应看作一个综合性的制度体系,其中既包括前置性的对于申报内容的系统审核,也包括中间的信息查核及事后的追责。

“这就需要运用技术手段,通过插上科技的翅膀,让制度长牙带电、更加精准,比如运用大数据分析领导干部大额资金开支、洗钱以及正常收入与其大额开支不相称的问题。”庄德水认为,这样才能在形成约束的同时,让领导干部认识到制度的权威性和重要性。

打扫战场促战后重建

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在查办文民案件后,注重做好“后半篇文章”,以“打扫战场”促“战后重建”。

考虑到文民违纪违法事实主要集中在阿拉善盟和自治区发改委任职期间,加之以该案为延伸又查处了两名发改系统的处级干部,自治区纪委监委与派驻自治区发改委纪检监察组共同成立工作组,深入推动自治区发改委以案促改工作。

工作组通过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人员深入访谈,强化案件剖析,深入查找发案共性规律和个性特征,实现对自治区发改委不同层级、不同业务、不同对象廉政风险的全面掌握,进一步发现监督管理的盲点、机制制度的漏洞。

针对自治区发改委在指标分配和项目审批环节易发多发的问题和潜规则,工作组鼓励被谈话人员将个人经历和所见所闻讲清讲明,据此整理列出《发现廉政风险点和潜规则清单》,对发改委存在的腐败和作风问题污染源进一步深入掌握,并梳理形成《收到的意见建议清单》,从选人用人、项目审批和资金管理责任落实、加强评审、日常监督检查、政策性奖补资金发放、领导干部干预项目审批和资金分配等方面提出相关对策建议。

在以案促改中,工作组督促自治区发改委对现有制度进行清理评估、修订完善,建立健全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和负面清单,进一步查找风险漏洞,完善权力运行流程,建立健全对权力监督制约的长效机制。

每日经济新闻

原标题:贪官装清廉:坐拥36套房还要租房住,坐拥36套房官员自称租房度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游乐手游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yoxol.com/58898.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